快,学会学习(三十)——特别篇

序言——学习秘密

译者&原创部分笔者:Bon

原作者:Cindi May

译文版权属于 Bon

下方原创博客内容版权遵循底部版权信息

原博客链接:A Learning Secret: Don’t Take Notes with a Laptop-Students who used longhand remembered more and had a deeper understanding of the material

注意,这篇博客是 2014 年 5 月的,而论文也是这个时间段的,所以在那以后,其实出现了不少想要反驳这篇论文的论文,其中有三篇,我觉得做得比较出彩的:

一篇是验证这个论文数据的1,它里面指出,笔记本用户中,当前给出的数据尚未能完全验证这篇文章中给出的 result。而后一篇论文2指出在课堂上的笔记本用户更容易有低的生产力。

但是最关键的是1后边有新的引用论文,出自于 2019 年 3 月,也就是这篇:Don’t Ditch the Laptop Just Yet: A Direct Replication of Mueller and Oppenheimer’s (2014) Study 1 Plus Mini-Meta-Analyses Across Similar Studies ,指出了 Results, thus, fail to support the idea that longhand note-taking improves performance via better encoding of information. 所以这篇文章是有打脸风险的;

我猜想真正起作用的应该是——多思考。这篇博客下边的东西任有值得参考的内容,因为手写尚未被证明是无用的。

科学的进步总是伴随着阵痛。

“越多越好。” 不论是从手机流量的多少还是到皮卡的马力,这句咒语在美国文化中随处可见。 当这个咒语来到大学生这里时,越多越好的这种信念就催使他们普遍地认为笔记本电脑在课堂上提高了他们的学习成绩。 事实上,笔记本电脑的确允许学生做更多的事情,比如参与在线活动和演示,让他们可以轻易地在论文和项目上合作,从互联网上获取信息,并做更多的笔记。 事实上,因为学生的打字速度比他们写得快得多,所以在教室里使用笔记本电脑记笔记的人往往比手工写笔记的学生要多。 此外,当学生用笔记本电脑做笔记时,他们往往可以逐字记下教授说的每一句话。

显然,对课堂的内容进行准确记录并允许日后对材料进行详细审查是有利于学习的。 可惜的是,事实并非如此。 帕姆·穆勒和丹尼尔·奥本海默的新研究表明,在纸上做笔记的学生实际上能学到更多的东西。 在三个实验中,穆勒和奥本海默让学生在课堂上做笔记,然后测试学生的记忆、理解细节、对材料的概念理解,以及他们综合和概括信息的能力。 一半的学生被要求用笔记本电脑做笔记,另一半则被要求手写笔记。 和其他研究一样,使用笔记本电脑的学生做了更多的笔记。 然而,在每项研究中,用手写笔记的人在概念上有更强的理解,在应用和整合材料方面比用笔记本电脑做笔记的人表现更好。

什么驱使了这个矛盾的发现? 穆勒和奥本海默此前假设,用手做笔记相比在笔记本上做笔记需要不同类型的认知处理,这些不同的认知处理过程对学习有影响。 用手做笔记相比打字要慢、麻烦,学生不可能把每个单词都写下来。 相反,他们倾听、消化和总结,以便简洁明了地捕捉信息的本质。 因此,用手做笔记迫使大脑进行一些强力的“精神提升”,这些促进了个人的信息理解和信息保留。 相比之下,当打字的学生可以很容易地得到一个讲座的笔记,而不需要当即处理它们的含义,因为更快的打字速度允许学生转录每一个单词,而不花太多的时间考虑内容。

为了评估这一理论,穆勒和奥本海默评估了用手记以及笔记本记的笔记。 他们的研究对象主要是来自普林斯顿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数百名学生,课程的主题从蝙蝠、面包和算法到信仰、呼吸和经济学。 对笔记内容的分析一致表明,使用笔记本电脑的学生比手工写笔记的学生逐字记录的要多。 此外,越是逐字记录笔记,就会导致更低的课程保留率。看来,使用笔记本电脑的学生可以以一种比较无脑、死记硬背的方式做笔记,大脑几乎没有进行分析或者综合。而无脑的笔记转录无法促进大脑对信息进行有意义的理解或应用。(原文:This kind of shallow transcription fails to promote a meaningful understanding or application of the information.)

如果使用手来记笔记的优势是它引发了潜在的认知处理过程,也许这指示着笔记本电脑用户使用摘要进行笔记的方式而不是逐字记录笔记的方式会更加有利。 穆勒和奥本海默探索了这个想法,警示了使用笔记本电脑的人不要倾向于不经思考就转录信息,并明确指示他们用自己的话来思考信息和输入笔记。 可是,尽管有这些指示,收到指示的使用笔记本电脑的学生在对材料的理解上也没有比那些没有收到指示的逐字记录的学生好。 (原文:Despite these instructions, students using laptops showed the same level of verbatim content and were no better in synthesizing material than students who received no such warning.)这些尝试提升使用笔记本电脑记笔记的效果的指示可能失败了,因为他们在打字的时候对大脑低要求,而且很无脑。

重要的是,大多数研究都是在课程结束后(通常不到一个小时)对用手记笔记或者用电脑记笔记进行的即时记忆测试。 然而,在真正的课堂环境中,学生往往在学习新材料几周后才会接受考试评估。 因此,虽然笔记本电脑用户在讲座期间可能没有记住那么多,因此可能在即时记忆测试中处于不利地位,但似乎有理由认为,他们记录的信息将在接下来的时间内给他们带来优势。

又错了。 穆勒和奥本海默还做了一项研究,参与者被要求用手或笔记本电脑做笔记,并被告知他们将在一周内在材料上进行测试。 尽管用笔记本记笔记的用户在评估之前有机会看笔记,那些使用自己双手记下笔记的人却还是表现优于笔记本电脑用户。 因为手记的笔记包括了学生自己的话语和手写,它们可以通过重新创建原始学习中的上下文(如思考过程、情绪、结论)以及内容(如个人事实)来作为更有效的记忆线索。

这些发现对那些使用笔记本电脑访问教授在课前放出来的课程大纲和笔记的学生具有重要意义。 由于学生可以只需点击就可以通过这些放出来的材料访问课程内容,而这完全不需要再容纳自己的思考进去。 事实上,学生可能会做很少的笔记或根本不做笔记,因此可能会放弃让精神进入学习状态的机会。

笔记本电脑不仅改变学生的认知过程,导致减少学习,还会在课堂上构成其他威胁。 在穆勒和奥本海默的研究中,所有笔记本电脑都断网了,这消除了电子邮件、即时通讯、网络冲浪或其他在线的会导致分心的干扰。 然而,在大多数大学环境中,学生可以上网,证据表明,当大学生使用笔记本电脑时,他们在课堂上会花费40%的时间使用与课程无关的应用程序,更有可能在测试中失败,而且会对教学更加不满。 在一项针对法学院学生的研究中,近90%的笔记本电脑用户会在课堂上花至少5分钟在做与课程无关的在线活动,大约60%的用户会在课程的一半中分心。

技术提供了创新的工具,往往以积极和动态的方式来塑造学生的教育学习经验。 然而,穆勒和奥本海默的研究提醒我们,即使技术允许我们在更短的时间内做更多的事情,它并不总会促进学习。 学习不仅仅涉及信息的接收和反馈。 如果我们想让学生更好地提炼材料、对知识进行推理、从中看到新的联系、评估我们得到的知识,并在新的情况下可以应用概念,我们需要鼓励藏在这些能力背后的深度有效的认知处理过程。 当学习涉及到笔记,学生需要更少的击键,更多的脑力。


个人体会以及建议

目前我们大部分人已经许久未写字,而上方文章所述指出了一个较为惊人的要点,如果我们一直都依赖于电脑来制作笔记的话,我们在一定程度上是比不上纯手工记忆的人的。不过这个应该针对的是理论学科(不一定),但是根据我此前阅读过的相关内容,我们的大脑更倾向于动手记忆,凡是我们用上了手,当然这里指的不是利用手打字,而是——抄写笔记、制作产品、操作产品、进行思维导图绘制等,都可以让我们获取更深的记忆。

我之前在系列文章的第三篇以及第九篇中提到了如何制作思维导图,这个对于已经比较熟悉一个领域的相关知识的人来说会比较方便自己精炼知识;

而目前尽管我主要的记录笔记的方式是用电脑进行,但是电脑尤其是笔记,大多数情况下是我拿来精炼自己的思维的地方,而不是我获取知识,然后转载知识的地方;举个例子,我一般都会用博客来书写自己的想法以及获取到的 Points;这些过程会比较麻烦,但是每次我精炼完以后,我都可以进一步地提升自己。

也许还是有一些人不知道如何结合手写,其实有一个套路:

  • 买一个绘画板,就买 wacom 即可,你就可以在自己用电脑看书的时候写写画画

而上方我翻译的内容中有一点是——你会获取自己所在听/看的知识之间的联系

这个与我之前所说的“碎片知识需要联系”显得尤为相同。


实际上,这篇翻译就可以让我说很多相关的东西了,但是我还是希望各位看完翻译后,去原文以及原文中提到的链接中一一细看,试着思考一下为什么用手写的效果会比用电脑记笔记的效果好。

以上就是这篇特别篇的博客的全部内容,为什么是特别篇呢?很明显,是因为这个是这个系列的第三十篇!

谢谢阅读。

本文作者: Bon
本文地址https://bonxg.com/p/90.html
版权声明: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CC BY-NC-SA 3.0 CN 许可协议。转载请注明出处!

# Aon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